WeChat美国禁令被中止背后:美国企业也想要30分钟响应

他们正在做最坏的准备,如果不能使用微信,人们或许不得不退回到10年前通过电子邮件进行交流的岁月。

幸运的是,2020年的世界,虽然有些倒退,但美国华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守住了一城。

9月18日,美国商务部宣布,根据特朗普总统8月6日签署的行政命令,美国将禁止与移动应用程序WeChat和TikTok有关的交易,“以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

正在美国用户纷纷检测自己的WeChat使用是否依然正常时,9月20日,美国加州一名地方法院法官签发临时禁令,紧急叫停美国商务部针对WeChat的禁制令。

一句话,尽管未来形势还没有完全明朗,但目前美国用户,仍然可以正常使用微信,包括聊天和转账功能,都不受影响。

在美国和中国都广受欢迎的日裔美国政治学教授弗朗西斯福山,或许会把美国用户拥护捍卫使用自己微信的权利,纳入到研究之中。

美国华人群体以勤劳著称,他们的平均收入要高于白人。福山在名著《信任:社会美德与创造经济繁荣》一书中说过,美国华人群体以勤劳著称,重视子女教育,这让他们很容易取得个人层面的成功。

但是由于其信任是建立在家族和血缘基础上,最多扩展到老乡群体,很难发展到横向的“社会团结”,这影响到华人群体在政治上的表现。

但这一次,“美国微信用户联盟”的抗争,多少改变了人们对华人群体的刻板印象。

美微联是这段时间内临时组建的民间组织,核心是华裔律师群体。在美华人律师朱可亮已经在美国作为执业律师20年,他是最早注意到特朗普“总统禁令”涉嫌“违法违宪“的律师之一。

在一个有179名华人律师微信群里,认真而充分的行动被迅速展开。包括朱可亮在内的5名律师,成为诉讼行动最初的核心。

短短一个月,“联盟”不仅组建起来,也付出艰辛努力,用有效的法律行动捍卫自身权益。

在美国,WeChat有数百万用户,如果WeChat被禁止使用,不仅影响到这些华人和中国国内亲友的交流,他们的日常生活也会受到严重影响。

正如加州地方法院法官在判决中所称,8月6日的总统令和9月18日美国商务部的“实施细则”,明显涉嫌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

这次华人的维权,是一种有标志性意义的“政治行动”他们不再沉默,也走出自己家族利益的小圈子,团结起来。

在美国华人的历史上,这样的团结颇为罕见为了自己的交流和权而采取的行动,可以说或是美国华人一次重要的“觉醒”。

福山认为,这种横向的社会团结,不仅是社会经济繁荣的必要条件,也是一个社会应对疫情这样的公共卫生危机所必不可少的。

虽然普及度比不上中国,但WeChat在美国尤其是在华人群体中,也越来越成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工具。

微信支付是这家“传统企业”,实现转型的重要支撑。还有星巴克,在过去两年,星巴克加速了在中国的扩张。相当长的时间内,星巴克都拒绝微信和支付宝这样的电子支付,而其市场表现,一度有所徘徊。

同样处在“升级过程”的还有耐克,在这家运动巨头的数字化转型中,微信是其重要合作伙伴。

所以在8月份传出特朗普要“封杀微信”的消息时,几乎令人难以置信。这种“不可能”背后,正是微信润物无声雨的力量微信已经成为大多数人生活的一部分。

苹果公司的第三财季,大中华区收入为93亿美元,占总收入的15.6%,这绝对是不能忽视的重要比例。

有据可循的是,特朗普总统行政令下达5天后,8月11日,苹果、福特、沃尔玛、迪士尼、宝洁、英特尔等十多家公司的高管就与白宫官员通话游说。

微信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禁止微信,会威胁到美国企业的“安全”,却是注定的事实。

事实上,特朗普在过往的讲话中,也经常表示看重美国企业的利益和美国就业率这也是美国“国家利益”的核心所在。

以旧金山一家Rothys鞋业公司为例,这家公司的领导团队在美国,但是他们有500多名的东莞员工莞,微信从一开始就是这家公司沟通生意的关键工具,现在也是他们和中国员工沟通的重要渠道。

“如果你想让人在一天中的任何时段都能在30分钟内回复你,那就使用微信。”

“30分钟”是美国企业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喜欢使用的时间概念。对习惯使用电子邮箱沟通的人来说,这样的“响应速度”,几乎是革命性的。

就像Rothys鞋业公司的创始人罗斯马丁接受美国NBC电视台采访的说的那样,在美国西海岸的团队一觉醒来,就可以看到中国员工传来的视频和照片,他们提出修改意见,第二天就可以获得结果。

微信这种迅捷的沟通方式,代表的是“中国速度”,对中美两国来说,它甚至克服了时差对生意的不利影响。

WeChat在美国的用户规模不算大,但是,和美国企业的合作,以及在美国华人为自己权益的抗争,获得暂时的胜利都表明,微信正在走出一条独特的国际化化道路。

Rothys鞋业的故事表明,这种国际化的生态,就像静水深流,发挥着潜在的但是又无比强大的作用。

不管是未来的全球经济复苏,还是具体企业的“数字转型”,都必须考虑改进与用户的链接方式,而微信提供的,正是这样的方案。

上面提到的企业,涉及到美国的多个行业,本身都是国家化大企业。在过去几十年,这些著名企业都是美国经济的有力支撑。

微信和这些企业的合作,有些是像沃尔玛零售终端支付这样肉眼可见,有的是技术合作,有的则是互相成就(和苹果)。我们简单使用“中国”还是“美国”,来对这样的企业进行简单的划分,过于简单粗暴。

微信的“生态国际化”,既包括不断增长的海外用户,也包括通过微信连接用户的商家和公司。

在和这些国际化企业的合作中,微信作为一种支撑,构建了生态的平等性,不管是沃尔玛这样的巨头,还是旧金山开美容店的华人女性,都能从这种生态中获益。

如果我们抛弃那种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思维,就会发现不管是个人还是企业,都能从这样的国际化生态中获得成长。

腾讯公司在回应可能到来的禁令时曾表示,WeChat一直遵守当地法律法规,其数据政策与程序符合全球最严格的隐私标准。

为了保障美国用户的基本通信权益不受影响,会继续与美国政府沟通,“以争取长期解决方案”。

如果“生态国际化”能够持续深入,任何人想禁止微信都会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违背“大多数人”的利益。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当前的情况下,微信这家立足于中国本土市场的社交应用,竟不知不觉间探索出了一条不一样的国际化模式。

8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针对该行政令,多数媒体将其解读为凡是美企与微信及其母公司腾讯有关的任何交易,在至多45天后,均不允许开展,否则都将受到该命令的制裁。但搜狐科技查询指令原文发现,其表述在翻译过程中产生偏差,原文所表达的原意为“不允许美国实体或个人,与腾讯及其子公司进行与微信有关的交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