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民企峰回路转,中国最富500人总财富突破10万亿大关!首富马云跃过3000亿,黄峥、孙飘扬、张勇首入前十今天,新财富500富人榜重磅揭晓,这是自2003年以来,新财富推出的第18份榜单。一份新财富500富人榜,就是一份中国年度核心资产榜。

每一年的榜单变幻,500名富人排位的上升跌落,反映的都是资本对民营企业竞争力与成长性的持续重估,决定了富人掌控企业作为核心资产的去留。

回顾2003年以来的18份榜单,可以清晰观照中国核心资产的变化轨迹。从工业化时代的制造业,到城市化大潮中的地产业,到互联网+时代的TMT,新财富500富人群体的最大来源几经变迁,折射着中国核心资产从1.0到4.0的不断切换。

2010年,富人榜上还是“人人都是土财主”,今天,中国最突出的创富引擎已经转轨为TMT行业。500名中国最富有的人士中,已有高达96人产自TMT行业,占据了近1/5的版图,这一人数比地产富人高出了50%。

当中国人主要资产都配置于房子上,一套房动辄花费几百万,而我们几乎没有为微信、头条、抖音花钱的情况下,为何在榜单上,中国互联网行业富人却能在数量上远远超过地产商呢?

市场化的资金属性、网聚一切的生态、对其他行业的赋能力量、成长股而非周期股的本质,推动了消费级互联网的攻城略地,成就了第三波核心资产创富潮。

首先,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数量已达到7.5亿人,每人每天平均在智能手机上花134分钟。智能手机的大规模应用,带动手机产业链上下游富人畅享过去十年榜单创富的主升浪。

其次,TMT巨头们通过大规模投资营造周边生态,2015-2019财年间,阿里巴巴合计创造了4545亿元净现金流;同期却净投资了4097亿元!相当于赚的钱90%净投了出去。

这些大规模的投资,推高了众多新兴企业的估值,给富人榜单贡献了源源不断的新人。B站实控人陈睿,就一路遇到雷军、马云、马化腾加持。

第三,TMT行业可以对各行各业进行“赋能”。如疫情期间,中国政府展现出了强大的基层动员能力,就与TMT行业这种全面赋能有极大关系。

智能手机的存在,使得任何一种电子化的服务或产品,都可以通过这一载体,以极低成本快速分发,抵达自己的受众。视频会议软件ZOOM的市值迅速超过2000亿元,袁征也以221亿元首登榜单。

上榜富人数量排在第二位的地产,赋能之余却亦有反作用。高地租经常成为舆论热点,多年来,玻璃大王曹德旺一直抨击房地产,认为“高房价”阻碍了制造业的发展。

最后,支持TMT与房地产业发展的资金属性有所不同。房地产业的资金大量得益于信贷支持。2008-2017年十年间,工农中建四大行总规模252.76万亿元的贷款中,投向房地产行业的贷款(个人+企业)规模总计达87.96万亿元,占比34.8%;相比之下,制造业贷款49.34万亿元,占比为19%。

当银行系资金成为地产业重要输血通道时,缺乏硬资产抵押的互联网行业,资金来源则主要依靠股权市场。这也使得它们面临的监管环境迥异。地产调控成为常态,地产受政策周期的影响明显。而互联网行业的生长则基本保持市场化。

房地产提供新产品,必须依赖土地,而互联网提供新产品时,只需对方有一个手机。

当碧桂园、恒大要开发更多客户,就必须去购买更多土地,而土地不可再生。而对于微信、支付宝、抖音来说,需求越多,供给的边际成本是越低的。

阿里巴巴市盈率22倍,腾讯市盈率33倍;而碧桂园、恒大的市盈率仅有4倍、5倍。这正是新旧创富浪潮在股市中的真实际遇。

眼下,富人榜的主动力,在经历制造业-地产业-互联网的产业变迁后,也有望随之进入以“硬核科技”为引领的新的驱动领域。

随着5G时代的到来,新一轮产业互联网浪潮正风起云涌。无论中国具备竞争力的人工智能、云计算、机器人、区块链,还是相对薄弱的半导体等产业,资本和创业者的热情均已迸发,轰轰烈烈的以“硬核科技”为主线造富时代呼之欲出。后疫情时代,这也将是比无限量宽松政策更能从根本上逆转经济增速下滑的唯一利器。

今年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中,一大批科技富人脱颖而出,正是这股力量的迸发。

韦尔股份虞仁荣财富暴涨500%,从82亿元跃升至493亿元,从榜单后列大跨步成为第40名。而收购了安世半导体的闻泰科技也越过千亿市值,带动其实控人张学政财富暴涨344%,达179亿元。AI芯片类初创企业寒武纪创业仅3年多,申请科创板被受理,带动年轻的陈天石首次登上榜单。

5G的大规模铺设,消费级互联网到产业级互联网的跃迁,硬核科技的强势崛起,将会怎样改写富人榜未来10年的创富轨迹呢?

新财富500富人榜,不仅是一份投资指南,也是一份中国头部民营企业生存状况白皮书。

2020年的榜单数据,一改去年的低迷。新财富500富人的总财富首次突破10万亿元大关,再创历史新高。人均财富首次超过200亿元,达到214.3亿元。而上榜门槛在去年大跌至45亿元之后,回升至63.3亿元,与2016-2018年持平,完美收复失地。

榜单上6成富人财富上涨超过10%,4成富人上涨超过50%。15年前,中国还没有百亿富人,今年,百亿富人已达315位。

首富马云身家跃过3000亿元。在过去的一年时间中,马云的财富增加了800亿元,相当于365天,每天24小时,每个小时都净赚913万元,时薪都已超过上市公司高管年薪,晋升首富。

今年中国最富十人若组成一个城市,经济规模将在成都和武汉之前,排名全国第7。

拼多多黄峥在不惑之年,首次成功跻身前十,排名第8。海底捞的张勇/舒萍夫妇身家上扬至1172亿元,由去年的第20名跃升至第10名。恒瑞医药孙飘扬与翰森制药孙慧娟,这对医药界的最强夫妻档身家暴增了足足1100亿元,为全榜单最高增量,借此成功挺进中国最富十人。

张勇/舒萍不仅顺利跻身TOP10,还将顺丰王卫挤下行业首富榜,成为商业服务行业的首富。

而因为养猪飞到了风口上,各行业首富中,农牧渔业的首富秦英林/钱瑛夫妇财富涨幅最高。

每家每户都用的酱油,让海天味业的市值大涨,突破3000亿元大关,而其创始人之一的庞康家族身家达到了791亿元,取代申洲国际的马建荣/黄关林,成为日用消费品首富。

500富人财富深V反弹,显示在经历贸易摩擦、去杠杆等艰难时刻之后,伴随政策环境的改善以及转型升级路径的确立,中国头部民企已重回增长轨道。

有6名富人,去年位于富人榜财富跌幅的前50名,今年,则逆行进入了财富涨幅的前50名。

医药、日用消费、商业服务等行业,创富能量尤其强劲,显示能够坚持为大众提供实实在在的产品和服务的,才是富人榜上值得关注的核心资产。资本玩家被加速出清,首富也不例外。

今年,教育类的上榜富人已多达8人。由于中公教育借壳上市,其控制人李永新、鲁忠芳母子二人今年首次上榜,财富即超过好未来的张邦鑫,成为教育首富。这也是教育行业首富第一次由国内资本市场制造。

而飞鹤奶粉冷友斌、丸美股份孙怀庆夫妇、三只松鼠章燎源等纷纷上榜,反映了国潮消费兴起,带来的强大造富力。

国潮消费品牌崛起的大背景,是最近十年,中国的消费支出占GDP比重一直在缓步提升。

但如果对比其他国家情况来看,喜欢高储蓄的中国家庭,消费支出占GDP比例还有望进一步上升。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2016年,低收入国家的家庭消费支出占GDP比例为77.83%,中等收入国家为54.27%,而高收入国家则为61.42%。

即使与这其中占比最低的中等收入国家(54.27%)相比,中国家庭消费支出占比依然是偏低的(38.67%),也还有15个百分点以上的上升空间。中国GDP已达百万亿级别,每个点的提升都意味着1万亿的消费增量。这也意味着,消费行业还会迸发更强劲的造富能量。

在科技成为下个时代确定性的增长点、角力点时,各国资本已先行在富人榜上投票对决。互联网富人在中美榜单上均呈垄断之势。

除此之外,中国有地产,美国有金融。美国最富有的400人中,金融业富人高达90名,仅对冲基金一个细分行业,就贡献了25个富人。

再来观察一下美国前十大富人所在上市公司的股东情况,更让人吃惊。美国前十名富人主要涉及7家上市公司。持有5%股权以上的股东,除了创始人家族,已全部为美国基金公司所垄断。

如大名鼎鼎的微软、伯克希尔哈撒韦、谷歌,它们的第一大股东都是投资集团先锋领航(The Vanguard Group)。而亚马逊、脸书、甲骨文的第二大股东同样还是先锋领航,微软和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第二大股东则是贝莱德(BlackRock)。贝莱德同时还是亚马逊和脸书的第三大股东。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第三大股东则是美国道富银行。

那么谁是先锋领航和贝莱德的金主呢?先锋产品的最大特点是低成本,其资产加权费用率每年仅为0.13%,相关基金均为指数基金。因而有大量的养老金计划涌入先锋领航,其目前的资产管理规模已超过6万亿美元。

而贝莱德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上市资产管理集团。好巧不巧的是,先锋领航其实也是贝莱德的第二大股东。2019年末,贝莱德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创纪录的7.43万亿美元。单单2019年,其就吸引了4290亿美元资金流入。

丰盛的、渴求安全回报的海外资金,希冀得到投资的新兴市场国家,成为贝莱德和先锋领航等公司的水龙头进口和出口。

高度缠绕的金融资本、产业资本,全球化的资金流入和对外投资布局,显示出美国金融市场高度发达的一面,同时也揭示出最近多发的金融震荡的主要源头。

新财富对今年500富人榜上榜人进行了回溯,整理出了每一个富人的第一次上榜时间,和初次上榜时的财富。令人惊叹的是,有多达37位富人在上榜之后,仍获得了20倍以上的财富增长,其中,更有11位富人,在上榜之后财富增长超过100倍。

其中,马化腾于2004年以3.5亿元上榜,当时仅33岁,今年他的财富值已经达到2767亿元,上榜后财富增幅790倍。许家印、何享健以659倍、611倍位居其后。

涨幅超过20倍的富人中,TMT行业贡献了8名,占比21%,为各行业中排名最高。

2020年的新财富女性富人榜,上榜群体继续壮大,新增1人后,共有27人上榜。杨惠妍、吴亚军、纪凯婷三位地产富人,稳定蝉联了女性富人的前三甲。地产女王杨惠妍财富增长了42%至1769.2亿元,居富人榜榜单第4名。

2020年女性富人财富整体上升,从2019年的4825亿元回升到6924.9亿元,增长了43%;女性富人的平均身家达到256.5亿元,比500富人整体平均财富高出19.7%。

相较于往年地产、TMT主导榜单,今年的女性富人所处行业更加多元化,新上榜的女性富人共3位,分别是普利制药范敏华、华住酒店赵彤彤、同花顺叶琼玖。

叶琼玖比易峥年长16岁,是浙江慈溪人,而易峥毕业于浙江大学电机工程系,二人合伙创立了同花顺。

招股书显示,叶琼玖为高中学历,一直主管公司行政工作,2001年8月至今任同花顺董事、副总经理。2019年年报显示,叶琼玖为同花顺的第二大股东,持股11.85%。2019年同花顺股价涨幅高达187.14%,叶琼玖的身家也水涨船高,达到69.5亿元,排名500富人榜第455位。

华住酒店三位创办人之一、董事赵彤彤,也是第一次登上新财富500富人榜。其对华住持股比例达到8.94%,身家达到73.6亿元,排名第426。

瑞幸咖啡钱治亚是今年女性富人榜一个特殊的存在。原本可以在富人榜亮相的她,因为瑞幸咖啡暴雷最终上榜无缘。

2016至2017年间,钱治亚为神州优车的首席运营官,管理着10万台车,上千家门店,数万名员工。2017年7月,“作风凌厉,治下极严”的钱治亚离开神州租车,创立了瑞幸咖啡,陆正耀则成为其大股东。对标星巴克,靠巨额补贴“攻城略地”,不到两年时间,瑞幸咖啡线余家,从创立到IPO仅用18个月。

上市后,陆正耀对瑞幸咖啡的持股比例达到23.94%,钱治亚则持股15.43%,按2019年末市值659亿元计算,钱治亚的持股市值达到101.8亿元。但如今,随着财务造假事件的发酵,瑞幸咖啡市值暴跌至77亿元,而钱治亚的财富也随之缩水到11.5亿元。

生物医药领域成为今年女富人的亮点。玻尿酸女王赵燕旗下的华熙生物成功登陆科创板,身家也由此暴涨至287.4亿元,排名上升到第86名,挺进了2020年500富人榜的前100名。而普利制药范敏华首次上榜。

常驻女性富人榜的TMT女富豪们,曾在2019年富人榜上受到重创:玻璃女王周群飞财富下跌近7成,而领益智造的曾芳勤财富遭腰斩。不过,经过一年的行业回暖,TMT女富人的身家纷纷反弹回升。曾芳勤的财富从104.1亿元涨了3倍,上升到449.1亿元,排名回升到第49位。

而传统行业的女富人似乎没有那么幸运,东方园林何巧女和东华能源周一峰今年已经跌出榜单。

今年新财富500富人榜共上榜了18位40岁及以下(Under 40,U40)的青年富人,比2019年减少了3位,但新增了4位初次上榜的青年才俊,分别是广微控股陈炫霖、小马智行楼天城、寒武纪陈天石、视源股份王毅然。

小马智行源于学霸的强强联合。创始人之一的楼天城被称作楼教主,毕业于清华姚班;而彭军则是199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随后又获得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博士学位,并在谷歌干过7年。

成立不到4年,小马智行目前的估值略高于30亿美元,成为中国吸金能力最强、估值最高的无人驾驶“独角兽”。34岁的楼天城今年以71.8亿元的身家首次登上新财富500富人榜,排名第437位。

另一个初登500富人榜的青年才俊,是顶着“全球首个AI芯片独角兽”光环的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

寒武纪成起点颇高。创始人陈云霁、陈天石两兄弟均从中科大少年班毕业,踩上芯片国有化的风口,年轻的寒武纪颇受各路资本追捧。2019年9月最后一次增资时,寒武纪估值接近221亿元,按此计算,持股比例达到29.87%的陈天石,身家达到66亿元,在2020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上排名第484位。

相比前面两位白手起家的科技新贵,今年青年榜还出现了一位资本圈新秀——年仅33岁的陈炫霖,其家族财富达到172亿元,排名第173名。

从公开资料看,陈炫霖早年从股市中,赚到了第一桶金,随后成立了专业的投资公司——中通瑞德、广微控股,开始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近年,陈炫霖在军工、汽车、航空、高端装备制造、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频频发力。同时,陈炫霖及其控制的公司陆续进入上工申贝、狮头股份、华源控股等一系列A股公司。除了传统实业的深耕,陈炫霖还通过广微控股投资了美国第二大私募股权交易市场SharesPost。此外,广微控股还与上海杨浦科技创业中心共同成立上海纵创科技,意图采用区块链技术,打造中国的“准独角兽”科技企业大数据智能服务商。陈炫霖的后续谋局值得关注。

在经历了5年的底部徘徊后,2015年开始,中国青年的造富能力再次爆发,整体财富每年稳步增长。虽然人数上减少,但2020年上榜青年富人的整体财富达到6411.8亿元,高于2019年的5533亿元。其平均财富高达356.2亿元,创造了近10年的最高峰,显示青年富人的造富能力持续提升,不断为中国经济注入新鲜血液。

在社交、游戏、电商领域几近被马化腾、丁磊等“上一代”青年富人垄断的前提下,新生代富人只能在差异化缝隙中寻求生存,与10多年前,腾讯和阿里巴巴都寻求海外的资本相比,如今在国内资本更充沛的大环境下,青年造富的速度显著提升了,融资更快、变现也更快,广州富力但同时也面临更多与资本的博弈:蘑菇街背后关联的腾讯、高瓴资本;趣头条背后是腾讯、顺为资本、小米;优信背后是腾讯;B站则是收获腾讯、阿里双重加持。

在格局基本稳定的情况下,拼多多黄峥的横空出世,和张一鸣字节跳动帝国的崛起,让这两人成为新一代“头部”青年富人中最具爆发力的代表。他们也是近5年唯二挺进中国最富10人的白手起家青年富人,而之前能在40岁之前就进入前十阵容的青年,也出现过两个,分别是马化腾和丁磊。未来的首富,会在他们中间吗?

一个地区在中国财富版图上的分量,取决于它能否抓住历史赋予的机遇,实现经济结构的更新。

2020年新财富500富人榜,广东、北京、上海、浙江四省市继续领先,共计上榜318人,以全国3.2%的面积创造了63.6%的上榜富人。

一线梯队中亦有分化。今年的地区创富榜,广东共计114人上榜,连续12年蝉联地区创富榜榜首,人均财富为270.8亿元,增幅高达27.8%。

同为民营经济大省的浙江,共有57人上榜,人均财富210亿元,较2019年上升23.1%。

2003年新财富首次发布地区创富榜之时,浙江是全国上榜富人最多的省份,上榜的62位富人,除绿城集团的宋卫平等5人外,其余57人均来自制造业,例如万向集团的鲁冠球从事汽车零部件,德力西集团的胡成中从事工业电器,娃哈哈集团的宗庆后从事饮料和服装。

2003-2007年,浙江连续五年上榜人数全国第一,浙江在地区创富榜上领先,是传统制造业繁荣的线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国家层面的宽松货币政策和巨额基础设施投资,同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逻辑一拍即合,为房地产市场注入一剂猛药,房地产行业具有优势的广东迎来了一轮前所未有的财富机遇。广东在地区创富榜超越浙江,正始于2008年。

这一年,广东共有89位富人登上新财富500富人榜,其中有29位来自房地产行业,占比高达1/3。而此年的浙江,73位上榜富人中,只有8名来自房地产业,占比仅1成,其他依然几乎全部来自制造业。

而在新一轮科创时代的区域竞争中,广东尤其是深圳以强大的科技力量领跑全国。透视广东省内的财富格局,深圳贡献多达57位上榜富人,独揽半壁江山。包括腾讯控股的马化腾、张志东等老牌巨头和柔宇科技的刘自鸿等新兴独角兽驾驭者在内,深圳共计18位TMT富人上榜,“中国硅谷”称号实至名归。在医药生物行业,深圳看似不如药企云集的长三角优势明显,但也有迈瑞医疗的李西廷和徐航、康泰生物的杜伟民、华大基因的汪建等细分领域龙头的富人上榜。TMT和医药生物,是驱动深圳科创造富的两具引擎。

创新生态的完善,人才与企业的聚合,意味着新一轮科技革命中,势能充足的深圳可望进一步爆发。

时代潮流创造财富机遇,在房地产和科创两轮机遇中,广东均占得先机,写就经济第一大省的创富神话。不过,浙江拥有扎实的实体经济基础,两大民营经济强省的竞争,值得未来持续观察。

2010年之前,上海和北京在上榜名单的竞争中互有胜负,难分高下;但自2010年至今,上海已经连续11年上榜人数跑输北京。同北京相较,上海贵为中国的经济中心,坐拥中国城市中最多的人口、最大的经济体量,上榜人数却不及北京。

2020年,上海上榜64人,较2019年小幅增加2人;上榜富人人均财富196.8亿元,较2019年下滑12.8%。就上榜富人的财富总额而论,上海仅为北京的2/3,与经济中心地位难以匹配。

一个地区若能制造出金字塔顶端的巨富,必然共生一大批富有生命力的民营企业作为金字塔基石。上海在地区创富榜上表现不佳,根源就在于长期以来“国强民弱”的结构性困境。上海的经济中心地位,无论是作为国资重镇,还是金融中心、外资门户,很大程度在于政策布局与历史传统,而非市场逻辑造就。

总体来看,上海9位TMT上榜富人的数量,只有北京的1/4,且尤其缺少“硬科技”企业。今年,北京共有36位来自TMT行业的富人登上新财富500富人榜,包括深圳、上海在内的其他城市皆难以企及。北京的科研沃土适合“硬科技”企业生长,未来或会有更多“陈天石”步入财富的快车道。

今年上榜的29位地区首富(吉林、广西无人上榜)中,只有10位是新面孔,中国财富结构呈稳定态势。地区首富榜凸显“越富越稳定”的经济学:位居总榜单上游的地区首富,均蝉联第一,而出现变动的地区首富,都集中在榜单的中后部。

孙广信曾经连续17年蝉联新疆首富,被认为是最难挑战的地区首富,但今年,华凌集团的米恩华以120亿元的身家超越孙广信,新疆首富宝座首度易主。

公职类考试培训机构中公教育创始人鲁忠芳、李永新母子今年首次上榜,便登顶安徽首富宝座。凭借A股IPO的东风,同样首次上榜的宝丰能源实控人党彦宝一举超越“锰王”贾天将,登顶宁夏首富,财富在总榜单上高居第36名,为2019年A股IPO的头号赢家。安踏体育的丁世忠兄弟超越达利食品的许世辉家族,成为福建首富。

吉林和广西两省区今年皆未有富人上榜,尤其吉林已连续3年沦为富人榜的“局外人”,侧面反映出东北和中西部地区步入新经济时代后的困局。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nfangxianjia.com/,广州富力

Leave a Comment